印刷新聞 印刷技術 印刷展會 印刷詞典 院校社團 印刷企業 印刷雜志 電子書庫

                數字閱讀的負面影響如何消解

                更新日期:2022-05-27

                ——訪北京印刷學院新聞出版學院教授周斌
                北京印刷學院新聞出版學院教授周斌團隊歷時5年順利完成了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出版生態視野下數字閱讀消極影響的消解路徑研究”。研究團隊在學術梳理、實證調查、原因剖析、治理策略等各個環節分別形成直接的階段性成果核心期刊論文5篇和著作2部,并在此基礎上完成結項成果專著《數字閱讀負面影響研究》。

                  周斌倡導“數字出版研究的終極目標要關心人的全面發展”的學術理念,推動數字閱讀業走“邊發展閱讀繁榮,邊治理影響問題”的可持續發展道路。近日,針對“數字閱讀的負面影響如何消解”這一話題,周斌接受了《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的采訪。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今天的數字閱讀發展到了什么程度?

                  周斌:在我主持完成的關于數字閱讀的社科基金課題中,數字閱讀的內涵從“專業學習意義”擴展至“日常生活意義”,是指利用智能手機等數字閱讀終端設備閱讀網絡文學、專業知識、新聞資訊、微信和短視頻等內容的活動。

                  今天的數字閱讀,在5G、區塊鏈、虛擬現實(VR)、增強現實(AR)、人工智能(AI)等新技術的持續賦能與加持下發生了巨大變化。伴隨著大數據挖掘、全息圖像與傳感網絡、算法推送、云計算服務等新技術的應用,數字閱讀的范圍、體驗、方式、場景、模式等都發生了重大變化,數字閱讀展現出全新的面貌。我理解,如今的數字閱讀以“數字閱讀媒介化”為核心特征,正在平臺化、生活化、品類化和產業化。

                  數字閱讀媒介化主要指的是“延伸”“替換”“融合”“適應”?!把由臁笔侵秆由炝藭r空界限,不僅手機、穿戴設備、智能家居等載體都能成為閱讀終端,而且人們能模擬游覽地球村的任何角落;“替換”是指替換了社會行為,教室、會議室、圖書館等場地空間作用都可通過媒介化得以實現;“融合”是指融合了媒介行為界限,人們可以一邊飽覽河山美景,一邊錄制與制作視頻;“適應”是指適應了新的社會變化,人們默認了閱讀信息的算法推送代替自己搜尋,接受并遵守數字閱讀平臺的參與規則。

                  各種類型的數字閱讀平臺,利用先進技術聚合優質數字內容、采集讀者偏好數據、布局互聯分發通道,精準地生產和發送海量豐富的閱讀內容。數字閱讀逐漸變成人們的一種生活場景、生活需求、生活享受、生活方式。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你的研究是如何揭示數字閱讀負面影響的?

                  周斌:數字閱讀代表了時代進步,給人們的學習、工作、生活和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積極影響,我們研究負面影響的目的就是要進一步發揮這種積極影響。針對負面影響,我們從“閱讀條件”“閱讀習慣”“閱讀過程”“閱讀方式”“身體健康”“心理健康”“是非判斷”“精神面貌”“文化心理”等9個維度進行了大型的“兩翼”(問卷和案例)實證調查,發現負面影響的情勢不容樂觀:懸殊的閱讀條件差異形成嚴重的“數字閱讀鴻溝”;不良閱讀習慣嚴重干擾正常生活、學習與工作;不當閱讀行為嚴重威脅身體健康與人身安全;沉迷消極內容導致心理失常與違法犯罪;沉浸數字空間導致精神焦慮、性格孤僻;不實數字信息嚴重誤導科學認知與是非判斷;“自媒介場域”形成“去主流化”文化心理等,涉及層面多、程度深、范圍廣。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數字閱讀負面影響形成的原因有哪些?

                  周斌:我們結合新時期數字閱讀全新面貌的實際,從數字閱讀生態視角分析了成因。如果把讀者數字閱讀活動所處的閱讀生態,比作樹苗成長所處的自然生態,那么,“數字閱讀內容”好比樹苗生長所依托的土壤,“數字內容的生產與傳播”好比樹苗生長所依賴的陽光、風雨雷電等外力,“讀者數字閱讀素養”好比樹苗生長的自身生物機能,“數字閱讀活動監管”好比樹苗生長需要的管護保障。于是,分析“數字閱讀生態基本消極因素與數字閱讀負面影響的因果關系”就是:不真實與不健康的數字閱讀內容是孕育負面影響的不良土壤,不合理的內容生產與傳播是加劇負面影響的不當推力,不足夠的讀者閱讀素養是決定負面影響的不好基因,不給力的閱讀活動監管是放任負面影響的不力管護。

                  此外,數字閱讀負面影響還跟政治制度、社會思潮、經濟發展、技術水平、文化心理等方面的深層消極因素有關:媒介環境方面的“新媒介賦權帶來傳播權力去中心化”;技術環境方面的“算法畫像限制讀者閱讀的主觀能動性”;經濟環境方面的“新媒介賦權中的條件限制造成閱讀鴻溝”;文化環境方面的“媒介文化泛娛樂化消解閱讀價值理性”;管理制度環境方面的“全程全息媒介內容傳播帶來監管難題”。數字閱讀帶給人們的負面影響,是在數字閱讀生態構成要素中諸多消極因素相互能量流通的綜合作用下形成的。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通過研究,你提出了哪些可操作的治理思路?

                  周斌:數字閱讀負面影響抽象而隱蔽,治理起來非常困難。為此,我們找到了便于操作的治理抓手——數字閱讀生態消極因素,明確了能執牛耳的治理核心——人的積極因素,抓住了代表性強的治理重點——網絡文學作品和數字內容平臺;同時,確立了推進治理的核心思想——通過治理跟負面影響密切相關的數字閱讀生態基本消極因素和深層消極因素,來消解數字閱讀負面影響。

                  具體來說,一方面是研究與治理數字閱讀生態基本消極因素,包括改良不良土壤,凈化數字閱讀內容;控制不當推力,優化數字內容生產傳播;革新不良基因,從讀者自省改進與外部干預教育兩個方面推進讀者數字閱讀素養的提升;改進不力管護,強化閱讀活動監管。當前,治理這些基本消極因素的最重要、最基本工作,是要做好各類消極因素的劃分、判定和監測,這是提高治理可操作性的最有效、最直接的辦法,項目對此做了深入探討。

                  另一方面是探索治理數字閱讀生態深層消極因素,包括把握新媒介賦權大勢,把穩主流意識形態話語權;趨避算法畫像控制問題,凸顯讀者閱讀主體精神;關注弱勢群體的閱讀困難,改善弱勢群體閱讀條件;破解“思想、理想和現實”迷思,重拾讀者閱讀價值理性。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研究成果反映的學術觀點和理念是什么?有哪些重要價值和意義?

                  周斌:核心的觀點與理念有兩個,一個是要重視“邊發展繁榮閱讀,邊治理影響問題”,倡導數字閱讀行業走“邊發展邊治理”可持續發展道路,避免走“先發展后治理”的老路;另一個是要重視“關注讀者閱讀效果,關心讀者全面發展”,倡導數字閱讀研究要緊緊圍繞“促進人的發展”。

                  研究的學術價值主要體現在彌補了現有研究的忽視閱讀影響問題的不足,創建了“數字閱讀負面影響維度體系”“數字閱讀生態消極因素體系”“讀者數字閱讀素養內涵體系”等多種研究體系,促進了學術效益的集成,構建從數字閱讀生態視角研究數字閱讀影響的開放性極強的問題研究框架,能幫助集成學科優勢,擴大研究效益。

                  研究的應用價值表現在,一是消解數字閱讀負面影響,與中央要求的確保媒體融合發展的正確方向相契合;二是能幫助凈化內容、優化生產傳播、提升讀者閱讀素養、改善閱讀監管;三是有助于督促數字內容平臺和編創者重視社會效益,履行文化責任;四是促進讀者自省自測、自我改進素養問題,引導讀者走出數字閱讀“囧途”,同時形成正能量充沛、主旋律高昂的閱讀環境和輿論氛圍。

                盈彩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