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聞 印刷技術 印刷展會 印刷詞典 院校社團 印刷企業 印刷雜志 電子書庫

                你有準備災難發生嗎?

                資料來源:印藝214期/2001年10月 作者:霍詠強 更新日期:2003-05-23

                「九一一」美國世貿襲擊事件發生后,除了有美國英雄和妖魔化的恐怖份子外,不少信息業內外人士,還想到服務器、個人計算機和所有文件都一次過灰飛煙滅后,應如何才能恢復正常工作,特別是現代化企業非常重視以數據庫協助處理業務,一下子系統和備份都失去了,那恐怕是另一個災難。

                雖不算「臨急抱佛腳」,但大災難馬上令人聯想到如何處理這種情況,因此信息系統的災難復原(Disaster
                Recovery)處理,就突成為最熱門的課題。無論是CNN抑或本地的計算機雜志都在分析研究,并介紹各種方案。早前臺灣更已經開始提出各種安排,并非先知先覺,而是因為近來臺灣真可稱得上禍不單行,不但屢遭風災打擊,更受祝融之禍,不少信息科技公司,包括Acer和Seed
                net所在的東方科學園就因為大火而破壞了其中兩座,不少公司更遭遇嚴重破壞,而事后證明,不少公司根本完全沒有考慮危機處理,大部份的系統備份都放置在同一地點,系統和后備一并被毀,許多公司的信息部門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重建系統,時間和人力的耗損更為慘重。

                作為有規模的機構定然需要有完整和清晰的危機處理和程序,從最平常的停電、不同程度的系統損毀以至于像火災,甚至和整個地區有關的嚴重天災等等,雖然不可能說可以兼顧所有情況,但從損毀程度來策劃及處理,是不可輕忽的,更進一步來說,甚至應該根據不同系統的重要性,再評定出各種處理方法。信息系統的危機處理(Contingency
                Planning)及災難復原可以分成下列幾種:

                1.與日常生產及運作息息相關的關鍵性系統(Mission
                Critical)。例如股票交易系統甚至航空控制等,未經預先計劃的停頓可能引致災難性結果,一般來說不但系統本身擁有高度自動復原能力(High
                Availability),系統出現故障時可以迅速繼續運作,并且通常會在另一個區域內有全面的后備系統(Replicating
                System),而數據會不停更新常規和后備系統,確保出現問題時能迅速地轉由遙距的后備系統繼續保持不間斷的運作。

                2.部分機構的重心系統,也會采用類似的架構,但限于同時保持兩套遙距系統同步運作不但技術難度高,系統高昂,而通訊和保安也是大難題,折衷方法是容許常規和后備系統有時限上的差異(最常見的情況是24小時),數據不一定能完全同步,后備系統需要若干時間才能上線運作,但一般情況下是足夠應用的。有時候配合應用系統增加額外的操作記錄(Operating
                Log),也能加快備用系統上線。

                3.再退一步是在另一地區設立規模較小但架構相同的系統,用離線方法,例如數碼磁帶復制常規系統后再注入后備內,這種方法執行上其實與離線備份無異,但好處是毋須在緊急時再為尋找后備計算機和設定系統費心,特別是較復雜和專用服務器的系統設置需時,能預先準備可以減少麻煩。

                4.最基本的災難復原當然是利用備份工具,包括數碼線性磁帶(DLT)、高容量的磁帶、磁盤或讀寫光盤等等,視乎所需備份的數據量來策劃。不可不提的是許多系統,特別是與數據庫有關的,都有其預設的備份方法,如果沒有正確執行可能得物無所用,那問題發生后卻發現系統無法恢復,就更令人喪氣了。因此備份系統的定期測試也是必須的,萬不可以視備份為例行公事而掉以輕心,更理想的方法是定期,例如三個月或半年等作模擬復原試驗。而更重要的是保存兩個或以上的備份,并把其中一個儲存在其它地方。

                一般來說,中小企業對系統備份的處理可能覺得有心無力,覺得沒有大機構這般倚靠計算機系統,又或者以為備份工作很復雜或費用很高。但實際上基本的備份設備由幾千元起,而且操作程序反復如是,只要按照設定程序就可以。況且正因為中小企人力有限,出現問題后再來補救可能根本無從入手,倒不如平日定期進行,更事半功倍。至于找地方儲存備份似乎很麻煩,但有時情況也并非必然的,基本的計算機常識告訴我們,其中一套備份必須和常規系統分隔存放,但卻毋須考慮甚么保險庫或銀行保管箱,最容易的方法是把備份放在家中(當然是信得過的員工或老板自己的家中),既可靠又方便兼不費分毫。

                與實質的災禍比較,有時表面平常的情況可能為害更甚。計算機病毒就是最佳的例子。在「九一一」后的一個星期,一種被稱為最有創意的新品種計算機病毒Nimda(倒寫的Admin),同時采用四種不同性質的病毐,以各種手段測試入侵目標計算機,它的破壞力和影響,是歷來最厲害的,面對利用計算機技術進行破壞的「恐怖份子」,這才算是真正要進行的「持久戰」。

                盈彩平台注册